沒有名字的本大爺

長的磕磣,水平不高;嘴硬心軟,面惡心善.

【紧张度】爸爸和妈妈在客厅被杀死了,我躲在卧室的床下清晰的听到了刀砍进骨肉的声音,大腿止不住的发抖,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不一会儿听见他们的脚步声与关门声,我喘了口粗气,翻了个身…… 

评论

© 沒有名字的本大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