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有名字的本大爺

長的磕磣,水平不高;嘴硬心軟,面惡心善.

他享受奔跑的速度,在這下雨的深夜,他這麼想,也因身後追趕的,雜亂無章的腳步聲.

空寂的街道,煤油燈滋滋作響,他披散著頭髮,赤身裸體;他不斷踏進一個又一個水窪,泥水濺上腳背,他的每一塊肌肉都充斥的力量,胯間的陰莖在哪黑色中隨著奔跑的節奏擺動,雨水迎上那俊美的臉龐,從那略帶鬍渣卻線條堅毅的下巴滑落...他是那麼的令人著迷.

或許今天他會在夢中出現也說不定呢?

评论

© 沒有名字的本大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