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有名字的本大爺

長的磕磣,水平不高;嘴硬心軟,面惡心善.

肩上如壓著重擔,如向前就會折了腿般,他漫長空寂的一生有無數女人長在他肉上,死前他看到了那體態豐盈的姑娘,似夢裏那樣對他咧嘴微笑,他清楚的看到那用血肉餵養的女人眼角因年歲留下的紋路,他感到欣喜,並陶醉在這景象中;感謝主讓女人成為最後一個,他笑,隨後殼上了眼. 

评论

© 沒有名字的本大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