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有名字的本大爺

長的磕磣,水平不高;嘴硬心軟,面惡心善.

瑣事使我疲憊不堪,思想乃至靈魂變得漫無目的,眼中所見只為因貪欲而搶掠的犯罪者,數年躲藏沒能逃過死亡這自然規律,我嗅到斷肢殘臂那焦臭之味,老鼠在耳邊吱吱驚叫,好似為我這終要完整的人生最後一秒的狂歡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沒有名字的本大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