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有名字的本大爺

長的磕磣,水平不高;嘴硬心軟,面惡心善.

洗衣机2

洗衣機 →_→……

黑色

自我

克制

岑寂

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♡

錢少事多離家遠,位低權輕責任重。

【跟踪】下了晚自习,我一个人抄近路回家,夏天的空气很闷热,路边青蛙的叫声此起彼伏,“吱——吱——”那个声音又来了,自从……以后,每天晚上都跟着我,班长交代我一定不能回头,不……今晚……或许我可以回头看看……就一眼,回头吧……回头…… 

【紧张度】爸爸和妈妈在客厅被杀死了,我躲在卧室的床下清晰的听到了刀砍进骨肉的声音,大腿止不住的发抖,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不一会儿听见他们的脚步声与关门声,我喘了口粗气,翻了个身…… 

這件事拖延到大家都將它遺忘,也是一種解決辦法.

你可以心安理得的做到.

他享受奔跑的速度,在這下雨的深夜,他這麼想,也因身後追趕的,雜亂無章的腳步聲.

空寂的街道,煤油燈滋滋作響,他披散著頭髮,赤身裸體;他不斷踏進一個又一個水窪,泥水濺上腳背,他的每一塊肌肉都充斥的力量,胯間的陰莖在哪黑色中隨著奔跑的節奏擺動,雨水迎上那俊美的臉龐,從那略帶鬍渣卻線條堅毅的下巴滑落...他是那麼的令人著迷.

或許今天他會在夢中出現也說不定呢?

那些以搬家為引線的,情節勢必會有令人意想不到的轉折,或怪誕,或震驚.那麼新故事的開頭就是「你好,我是隔壁新搬來的XXX,請多多關照——」 

肩上如壓著重擔,如向前就會折了腿般,他漫長空寂的一生有無數女人長在他肉上,死前他看到了那體態豐盈的姑娘,似夢裏那樣對他咧嘴微笑,他清楚的看到那用血肉餵養的女人眼角因年歲留下的紋路,他感到欣喜,並陶醉在這景象中;感謝主讓女人成為最後一個,他笑,隨後殼上了眼. 

瑣事使我疲憊不堪,思想乃至靈魂變得漫無目的,眼中所見只為因貪欲而搶掠的犯罪者,數年躲藏沒能逃過死亡這自然規律,我嗅到斷肢殘臂那焦臭之味,老鼠在耳邊吱吱驚叫,好似為我這終要完整的人生最後一秒的狂歡。

我清楚的見到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臉,越不甘他便愈發快樂,不論精神如何強大,卻也終迎來精疲力竭的肉體,再不受大腦支配。

1

男人背著畫板坐在地上,他用手抓握起一把黃土,狠狠的抹在自己臉上。

多年來,這塊土地無人駐足。

初見的人們在酒吧調笑著;

街邊站著一個衣著暴露的金髮女郎;

遠方的燈塔上戴帽子的小警員抱著長槍呼出一個鼻涕泡;

工作歸家的丈夫在妻子的下體聞到了令人作嘔的味道;

旅人從不停留在彌漫著霧氣的小島上,今天這糜爛媚俗的土地迎來了一位游走的畫家。

© 沒有名字的本大爺 | Powered by LOFTER